949494开奖结果白小姐:第九二回 左侯逝世特旨謚文襄 彭氏遇仙誠心問死日

  楊載福同著鐘魯公送走楊昌-、穆圖善二人之后,回至里面,仍復坐下。
楊載?;拔純?,先自笑了起來。鐘魯公問他所笑何事。
楊載福道:“你本是我們欽差那兒的機要軍師,你們這位老把嫂,既是這般的耀武揚威,似于你這老把兄的聲名有累,我說無論如何,總得想出一個法子,規勸規勸她去才好呢。”
鐘魯公聽了,連連地亂搖其頭的苦臉答道:“我說這些事情,問題尚小,現在倒是還有一樁大事,我在此很替我這位老把兄擔心,而且還不好替他宣布。”
楊載福一驚道:“你們這位老把嫂,難道還有……”楊載福說到這里,忽又將他話頭停住,便把雙手向那些站在簾子外面的管家一揮,說了退去二字;等得統統退去,方又低聲的接著說道:“莫非還有中苒之恥不成。”
鐘魯公一見左右無人,也就很快的答話道:“我聽人說,這個奸夫,就是羊瀚臣這害人精。”
楊載福不解道:“一座撫臺衙門,耳目必然眾多。這個姓羊的,又非親戚故舊,此事怎么發生的呢?”
鐘魯公道:“這件事情,說起來又很長了。據我一位親信朋友說,這個姓羊的,自從聽了我這老把兄之話,娶了那個馬班子為妻,那個馬班子便常常地親到我這老把兄那兒取那津貼。我這老把嫂,她的平時為人,本是很會吃醋拈酸的,獨有對于這位馬班子,倒說吃了她的馬屁,竟會改變平時態度,甚至準許她和她大被同眠。
“那時那個馬班子業已得了癆病,每在我這老把嫂高興的當口,暗暗拜托她道:‘我已得了膏肓之癥,恐怕不久人世,你若等我死后,念我在生可憐,務必照應我這丈夫。’“當時我這老把嫂,起初還當是說的玩話,后見那個馬班子越說越真,方才答應她道:‘你放心,你的丈夫,本是我們老爺親自做成這樁事的,他們二人,又是多年朋友,你倘真的有了長短,我們老爺一定能夠照顧他的。’“那個馬班子說道:‘男人家本來沒有女人家來得細心。他又是位大官,我那丈夫,輕易不能見著他的。你能答應了我的請求,我死之后,一定感激你的大恩。’“我這老擾嫂當場聽了那些說話,馬上又把她那驕傲脾氣拿出道:‘你既講得如此鄭重,我現在立刻就教我們老爺,請你們丈夫來當帳房,也好讓你親眼看見我能待他如此,你總可以放心的了。’
“據說那個馬班子,當時聽見我這老把嫂答應了她的事情,曾經替我這老把嫂磕過幾個響頭道謝的。那個姓羊的一進衙門,不久即與我這老把嫂有了曖昧,我這老把兄當然睡在鼓里。后來那個馬班子果然死了,姓羊的于是無家可歸,更與我這老把嫂打得火熱。”
鐘魯公一直講到此地,跟著又長嘆了一聲道:“我說這件事情,真正才覺不好呢?”
楊載福聽了,也難想出什么救濟法子,只好又談別樣;這天鐘魯公一直談到深夜方去。
回到行轅,他的家人悄悄的稟知道:“剛才聽說欽差的毛病,又有一些重起來了。瀉肚的事情,也沒什么藥料可止。”
鐘魯公不待那個家人說完,趕忙奔進里面,及見左宗棠果已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,疲倦得不能講話。他就走近一步,上了一個條陳道:“飲差的貴恙,既已如此,何不電知家鄉,快請三位少大人來此,也好諸事便當得多。”
左宗棠沉著聲氣的答道:“他們來此,多是害我心煩。我現在的毛病只要一道上諭,教我再打洋鬼子去,毛病一定會好。”鐘魯公忙恭維道:“這是欽差愛國之心,重于愛身,可惜朝廷一時不能知道,職道的愚見,還是準定打個電報去,請三位少大人去。”
左宗棠剛待答話,忽見一個戈什哈,送進一封信來。左宗棠便命鐘魯公拆開先看,鐘魯公見是左宗棠的故人王柏心,從他家里寫來問安的,遞給左宗棠瞧過,又問可要就寫回信。左宗棠搖搖手道:“此信須我親自復他。”說著,一邊咳上幾聲,又接說道:“柏心這人,是我平生最欽佩的,他自廷試得了主事之后,因見朝廷不能大用,又逢這般亂世,他便灰了心,告請終養,旋充荊州書院山長幾年,著書規切時政,叫做《樞言》。”
鐘魯公聽到這句,笑著接話道:“這部書本來做得極好,職道見過多次。他的才學,只有欽差可以敵他。”
左宗棠微笑道:“這話我可不敢承認。我說現充浙江全省營務處的徐春榮,和那曾充劉仲良總文案的文廷式,倒可與他稱作時下三杰。”
鐘魯公道:“職道不久聽得人說,他現在吟吟詩,畫畫蘭,頗得天然高隱幽逸之致。”
左宗棠點點頭道:“我從前的那個西征方略,便是他所授的。且待我此次回京的時候,一定奏請獎他一獎。”左宗棠說到這里,忽又一笑道:“我那亡友胡文忠,從前鄉試時候,中在蒲圻但文恭的房里的,次日謁見,呈上千金為贄。但文恭也奇其才,即以千金為賀。后來胡文忠巡撫鄂埋,但文恭的世兄但湘良,方以道員聽鼓我們湖南。胡文忠因感師恩,力保但湘良補了督糧道。這等高節,真正令人可敬。”
鐘魯公道:“飲差所說極是。職道此時恐怕欽差講話多了,似乎太覺勞神。”
左宗常正在講得有味,倒也忘了他的病軀,便搖搖首道:“你在此地講講,我倒覺得很長我的精神。”
鐘魯公聽說,不便再說,只好仍陪左宗棠閑話,后來左宗棠又談到從前的張駱二位湘撫,竟能信任很專,他才能夠放手做事。
鐘魯公道:“職道之意,駱花門制軍的德量更遠,就是那位但大令和這位王主事,也能于亂世之中,賞識胡文忠與欽差二位的器識才干,現在果成中興數一數二的名臣。”左宗棠很高興的答道:“洞庭一湖,當時很鐘靈氣。像我老朽,似乎名實不甚符合。其余中興名將,半出湖南,這也是一時佳話。”
鐘魯公因見左宗棠正在高興頭上,便又乘機請他電召三子來閩侍疾。左宗棠聽說,方始單召孝寬一個,后來孝寬來到,據說王柏心業已因病逝世。左宗棠聽了很覺傷感,即命鐘魯公擬上一分奏稿,去替王柏心請恤,朝廷自然允準,追恤賜謚,卻也隆重。不料左宗棠自己之病,忽又日重一日起來,延至光緒十一年乙酉,薨于督辦福建軍務任上。慈禧太后得到遺折,輟朝三天,特旨賜謚文襄,所有恤典,異常優厚。
左文襄既歿,楊載福也就告病回家,福建洋務,又已早經議和,軍務督辦一職,便即撤去,單放沈葆偵做了福建的船政大臣,駐節馬江。左文襄盤喪回籍等事,不必細敘。
單說浙江巡撫劉秉璋一得左文襄逝世之信,因見一班中興名臣,漸漸的次第凋謝,便有歸隱之志;他那得意門生,浙江全省營務處徐春榮也極贊成。正待奏請開缺的時候,忽見現任長江巡閱大臣彭雪琴宮保,青衣小帽的飄然而至。
劉秉璋忙將他請入簽押房中,彭玉麟第一句說話,就慨嘆道:“文襄作古,我與你二人,恐也不久人世矣。”劉秉璋也現凄然之色的答話道:“雪琴,我瞧你的精神,近來更是矍鑠,可不礙事;只有我的身體一向不好,恐怕我們的這位文襄公,已在那兒等候我了呢。”
彭玉麟聽見劉秉璋恭維他的精神還好,不禁把他一個腦袋,搖得猶同撥浪鼓的一般道:“我也不行了,我也不行了。我今天的來到你們浙江,原是前來和我們這位曲園親家,商量小孫女婚事的,只要此事一了,我也沒有什么心事了。”
劉秉璋忙不迭向著彭玉麟拱手道喜道:“說起此事,我正在替你高興,你們這位令孫婿陛云之才,我敢決他必定大魁天下。”
彭玉麟笑著謙遜道:“但愿應了你這位大世伯的金口,我們兩老弟兄,倒也一樂。”
劉秉璋又問道:“喜期揀在那天,是否即在德清舉行。”
彭玉麟道:“婚期就在下個月,大概是在德清做事。”劉秉璋呵呵一笑道:“喜期那天,我一定奏請出巡,必去親到道賀。”
彭玉麟連聲笑答道:“這個不敢,這個不敢。我還有一樁得意之事,告訴你聽,你一定很樂意的。”
劉秉璋忙問何事。
彭玉麟道:“我因聽了我們這位曲園親家慫恿,業已由他替我在此地西湖邊上,筑上一所小小宅子,取名退省庵三字;從此以后,若能天假吾年,我們幾個老友,倒可以隨時詩酒盤桓了。”
劉秉璋聽說,真的大喜起來,一把執住彭玉麟的手道:“我正在此地打算奏請歸田,遂我初服。你既有此莊子,我卻要改易東坡的詩句,叫做別后湖山付與你了。”
彭玉麟笑著用力將劉秉璋的手一摔道:“虧你也是一位翰林出身的人物,今天為何樂得如此,怎么叫做別后湖山付與你呀?不通不通??煒焐⒐萑プ鮒匕?。”
劉秉璋也大笑道:“這就叫做樂而忘形,語無輪次的了。”
彭玉麟忽又大聲說道:“快把你那高足徐杏林請來,我和他又有好久不見了。”
劉秉璋急命人把徐春榮請至,相見之下,略敘寒暄,彭玉麟先問道:“杏林,我聽說你已得了貴子,真正可喜之事。”徐春榮笑答道:“侞臭小兒,何得言貴,但望宮保賜他一點福壽才好呢。”
彭玉麟接口道:“我已勞苦一世,有何福壽何言。”
徐春榮正待答話,忽見劉秉璋已將老猿投胎之事,簡括的講給彭玉麟聽了;彭玉麟不待劉秉璋講畢,已在連稱真有這般怪事。及至聽完,忙將徐春榮一把拖到身邊坐下,滿臉現出不可思議的神情,對著徐春榮說道:“杏林,我有一件很奇怪之事,講給你聽。我于去年的正月間,陡然遇見一樁奇事,同時又知道一個古洞之中,走失一只老猿,他的主人玄道人,倒是和我細細說過,我那時以為此事似近神怪,不甚相信,后也就置諸腦后,誰知此猿,居然投胎你家,這倒使我不能不相信了。”
劉秉璋不禁大喜的忙問道:“雪琴,此話不假么?”
彭玉麟突出眼珠的咦了一聲道:“我這彭鐵頭素不說假,何況你們師生二位面前。”
徐春榮也急說道:“宮??煞癜顏饈寄?,講給大家聽聽。”
彭玉麟很鄭重的答道:“杏林莫忙,你既生下這位有些來歷的兒子,我也替你高興。我去年的正月間,在蕪湖地方,無意中遇見了黃翼升軍門,他對我說,他不日就要往東梁山去謁那位玄道人,問我可有興致同去。我因向來不喜歡這些僧僧道道的,當時便覆絕了他。不料沒有幾天,又在東梁山腳下,碰見了他。他就連說巧極巧極,不管三七二十一的,逼我同走。我在那時,自然不便再拒,于是同他兩個,一直走到梁山頂上,又進一個極深極深的古洞,尚未走到里邊,已覺滿眼的奇花異卉,怪石流泉,真的又是一座世界。我就悄悄的拉著黃軍門,問他這位玄道人是人是仙,他怎么知道這個古洞。當時黃軍門對我說:‘他也是蘇州玄妙觀的一位有道方丈指引他的。’“及至走入里面,果見有位老道士,垂眉閉目的坐在一個蒲團之上,我一看見那位老道士,確有幾分道貌,不由得我不去肅然致敬。那位老道士,聽見我們兩個的腳步聲,方始睜開他那雙眼,頓時就有一道神光,射到我們兩個臉上,心地竟會一清。老道士即令我們兩個,分坐他的左右,先朝黃軍門說道:‘軍門一生殺戮太重,上天所賜你的和平之氣,業已銷滅殆盡,以后須要步步留心,不可再踏危險之地。’”
劉秉璋聽到這里,不覺大驚的問著彭玉麟道:“我知道黃軍門不是在去年夏天游山中風的么。”
彭玉麟連點其頭的答道:“他的中風,確是走的一塊松土,以致不幸,真個應了那位老道士之言。”
徐春榮接口道:“如此說來,這位玄道人果有一些道行的了。”
彭玉麟又點點頭道:“確有一點道行,我自從得了黃軍門的噩耗之后,本已深信,去年的冬天,我又一個人再去晉謁,誰知洞口云封,大似漁父再訪桃源景象,不得其門而入,只好悵悵而返。”
彭玉麟說到這里,忽又望了劉秉璋一眼道:“今天一聽見你說老猿投生之事,愈覺那位玄道人的說話可信。”
劉秉璋又問道:“當時那位玄道人,究竟和你講些什么呢。”
彭玉麟道:“那位玄道人,當時對著黃軍門說過說話,便朝我笑上一笑,又對我說:‘彭宮保,你的結局,似乎勝過這位黃軍門。’
“我當場便請問他,我說仙長方才不是說過我們這位黃軍門,因為殺戮過重,已失和平之氣,彭某也是打長毛出身,豈非事同一例,況且現在又在巡閱長江,我又常常地斬殺那些貪官污吏,土豪強梁的。那位玄道人聽了我的說話,卻連連搖首道:‘存心不同,得報有別。我說黃軍門的殺戮過重,并非指他打仗而言,乃是指他平日的性格而言。宮保的斬殺這些貪官污吏,土豪強梁,他們早已得罪于天,應該受此殺戮,不過假手宮保而已。’”
彭玉麟說了這句,又朝劉秉璋、徐春榮二人。很得意的接續說道:“我當時并非因為那位玄道人當場在稱贊我,我就信他,實在因他所說之話,尚能分出真假善惡。我就問他我以后的終身如何?那位玄道人,立即掐指算著道:‘明天流年好,后年流年也好,大后年的流年更好。’他說到這里,又朝我看了一眼笑著道:‘宮保到了光緒十五年的那年上,還有一場破天荒的大喜事。’我又問他什么喜事,若是升官,我可不能算喜。他卻微搖其頭道:‘天機似乎不好泄漏,那時宮保自會知道。’“他剛說到這句,忽見一個極清秀的道童飄然走入,肅立一旁,玄道人問他有無事情稟報。那個道童道:‘后洞那只老猿,忽然不知去向。’玄道人聽說,當時似乎已知其事,復又掐指一算,微微地喟了一聲道:‘這個逆畜,不聽為師之言,可是早走了一百年,此去徒得一點虛名而已。’“我便問他老猿走失之事可能見告。他點點頭道:‘我的后洞,本來有只老猿,平日替我挑水打柴,供我使喚。但他雖有一些道行,仍然不改喜動不喜靜的猴性,每每求我要想投生人世。我便諭誡他道:“你還沒有得道,此去投胎,恐怕未必做出什么大事,何不再在此地跟我苦修一二百年,也好去到世上,作番事業。”豈知此猴不聽教訓,現已逃走。’“我當時聽了一嚇,忙又問道:‘此猴前去投生,是否又要擾亂世界。’
“玄道人搖手道:‘這倒不會,他已稍有一點道行,若再修一二百年,將來去到人世,自可出將入相,現在去得太早,只好做個名士詩人罷了,名士詩人,不過一點虛名,于人無尤,于世無補。’
“玄道人說完,黃軍門又問他道:‘此猴投生誰家,可能見告。’
“玄通人微笑道:‘大概在城北徐公家中吧。’玄道人說了這句,又自己微微地點了幾點頭道:‘在我看來,名士詩人,究竟不及作他一番有益國家的將相;但是世上,沒出息的人物太多,一家之中,能得一個文學之士的子孫,也就罷了。’“玄道人說到此地,即送我們兩個出洞。”
彭玉麟說完這句,又朝徐春榮拱拱手的賀喜道:“那里知道玄道人所說的這位城北徐公,竟是說你。你既有此名士詩人之子,也應該一賀的了。”
徐春榮的為人,本極曠達,一聽他的孩子,將來能作一個文士,倒也暗暗歡喜,當下忙向彭玉麟謙遜道:“此事不知究竟如何,小兒果真就是那只老猿投生,只要他不致擾亂世界,至于名士也好,草包也好,寒家倒也不去管他。”
劉秉璋聽說,忽然大笑著的對著徐春榮道:“如此說來,杏林,你可要好好的教養我的這個小門生,索性讓他成個名士也好。”徐春榮自然謹敬受命。
彭玉麟又叫著徐春榮道:“杏林,我倒要請你再替我卜他一個文王卦,再過五年,究有什么喜事。”
徐春榮便去卜上一卦,卜好之后,笑著道:“大概又是朝廷的天恩。”
彭玉麟皺眉道:“我已受恩深重,無可報答,這樣說來,我在這幾年當中,倒不好歸隱了。”
徐春榮道:“中興元老,半已凋謝,宮保乃是國家柱石,就是宮保要想歸隱,朝廷怕也不放吧。”
彭玉麟道:“這末請你再替我卜上一勢,我要幾時,可與文正、文襄二公相見于地下呢?”
劉秉璋聽說,不準徐春榮去卜這卦,彭玉麟如何肯依,只是打拱作揖的要求徐春榮替他再卜,徐春榮無法,只好又卜一卦,誰知一看爻辭,不禁暗暗一驚。正是:
君子問兇不問吉
常人愁死不愁生
不知徐春榮見了那個爻辭,何以會得暗暗一驚,且閱下文。 


上一回:第九一回 龍頭挨板子苦主伸冤 馬桶滿公堂能員得獎
下一回:第九三回 背國號如數家珍 勸盜魁取材戲劇
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國演義</font>

    三國演義

    《三國演義》是中國古代第一部長篇章回小說,是歷史演義小說的經典之作。小說描寫了公元3世紀以曹操、劉備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白眉大俠</font>

    白眉大俠

    《白眉大俠》講述宋朝仁宗皇帝執政期間,以徐良、蔣平、白蕓瑞為首的三俠、七杰、小五義等眾開封府校尉,在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隋唐演義(216回版)</font>

    隋唐演義(216回版)

    《隋唐演義》評書講述的是隋王朝臨末日時,以瓦崗寨為首的起義軍,聯絡朝中被隋煬帝迫害的將領,推翻隋朝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岳飛傳</font>

    岳飛傳

    南宋抗金名將岳飛,自幼拜周侗為師習武。與張顯、湯懷、王貴、牛皋結拜。他投軍報國,大鬧武科場,槍挑小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小八義</font>

    小八義

    田連元評書《小八義》敘宋徽宗時,落難公子周順與表兄徐文彪、江湖好漢尉遲霄、唐鐵牛、梁山好漢后代孔生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東漢演義</font>

    東漢演義

    秦末,沛公劉邦在芒碭山揭竿起義,三載亡秦、五年破楚,創下了大漢天下。到西漢末年,王莽害死平帝篡位稱帝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</font>

    楊家將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亂世梟雄485回版</font>

    亂世梟雄485回版

    長篇評書《亂世梟雄》講的是東北王張作霖和其子少帥張學良的傳奇故事,是著名評書藝術家單田芳先生根據大量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童林傳(300回版)</font>

    童林傳(300回版)

    《童林傳》評書說的是清康熙年間,童林(字海川)因貪戀賭博,將父親氣傷后被父親趕走。他絕路逢生,不僅得到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劍</font>

    三俠劍

    《三俠?!飯適倫浴懊髑灝艘濉笨?,勝英年輕時因金鏢誤傷八弟秦天豹,與秦家結下“梁子”。后來“明清八義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水泊梁山</font>

    水泊梁山

    故事從西涼國進貢給宋徽宗一件寶物——紫金八寶夜光壺被高俅事先留下把玩而被盜開始,引出生鐵佛盜壺覲見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龍虎風云會</font>

    龍虎風云會

    評書《龍虎風云會》是長篇俠義評書《白眉大俠》的繼續和補充,又可單獨成章,并增加了公案情節。此書以房書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全傳</font>

    楊家將全傳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大隋唐</font>

    大隋唐

    大隋唐傳統評書又名《興唐傳》,據清乾隆年間話本小說《說唐》敷衍而成。北京流傳的評書《隋唐》以清末“評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五義</font>

    三俠五義

    《三俠五義》原名《忠烈俠義傳》,長篇俠義公案小說。清代無名氏根據說書藝人石玉昆說唱的《龍圖公案》及其...